天地有文章,山川是其迹——《横山记》欣赏

2020-04-25 01:03:54 标题分类:经典美文 关键词:天地有文章,山川是其迹——《横山记》欣赏,马之骏,明万历 阅读:374

横山,位于安徽省广德市西郊,从古到今因其钟神灵秀引多数文人墨客赞咏。今值天下念书日,笔者整顿搜集了《横山记》一篇,分享给各位。

天地有作品,山川是其迹——《横山记》赏识

横山之胜以径,径(九山皆然)胜以秋。山巉秀耸拔,直不受步,乃旋折而升,如蚁之附磨,终日见太圆焉。上苦偻,其疲在背;下苦眩,其御在足。更相遇,必类似,累累若登树之猿,故曰:“其胜在径。”

萝丛棘蔓,深可没踝,着地如筛,屐殷辄响,作丹黄跆籍,故曰径之胜以秋也。登顶四望,靡所不俯,郡脉自南来,雉堞逆踞之东饶,气而北稍衍,非兹山处干维几缓不收矣。

凡爬山使人怡者,其观冶;使人悲者,其观幽;使人冷者,其观僻,使人危者,其观峻。

山理为主,而人以气听之。予穷高俯仰,旁揖云雾,感流景之顿驶,讶此身之何来!不觉迥但是放歌,泫焉而出涕,其悲固以秋,而不以山也。

松栢之大者,皆不逾握,曰尝童亍斧斤,寺虽浅而洁,向亦经高天子驻驆,勒诗赑屃间,旁有龙王庙,庙前有池,僧云盛夏屡涸,志传为圣泉误。祠山之鼓,如雷相闻,白石青崖,恒数月閴无履迹噫!桐人之废,游也久矣!(作品断句大概有误,敬请匡正。)

天地有作品,山川是其迹——《横山记》赏识

【作品赏识】

马之骏平生“性好山川”,关于山川除了作诗吟诵外,同时还写了许多优美的纪行散文,多纪录纪行的进程,沿途的风光以及游历的感触。马之骏在散文的创作上有其奇特的审美目光,自成一派。表如今景致描述上,《横山记》是其代表之一。作品一开首就提出“横山之胜以径,径胜以秋”的奇特审美目光:

马之骏将横山之美会聚到其径之美,其径之美在秋时之景。山路盘桓,马之骏奇妙的对比成“如蚁之附磨,终日见太圆焉”,用喻贴切且布满别致之感。寥寥数语,就将爬山之苦描述的极尽描摹,可见马之骏之才学。

继游山以后,马之骏接着又独辟蹊径地写到观山之感:凡爬山使人怡者,其观治;使人悲者,其观幽;使人冷者,其观僻;使人危者,其观峻。山理为主,而人以气听之。

马之骏将主观感触同客体慎密联合,关于山的感触,《论语》中就早有纪录,

子曰:“知者乐水,仁者乐山;知者动,仁者静;知者乐,仁者寿。”“仁者乐山”,山为静,水为动。马之骏用其奇特的审美眼观,更深层的发掘了山的特征,山不单单是静,其治、其幽、其僻、其峻都能传染人之脾气,使人怡、使人悲、使人冷、使人危。观是主观感触,山是客观存在,观山是主观与客观的联合,是理与气的慎密相连。马之骏的这篇《横山记》跳跃性极大,其审美的兴奋点却非常明显凸起,在给人以美的享用的同时,也让人有理的考虑。

天地有作品,山川是其迹——《横山记》赏识

【作者简介】

马之骏,字九达,化龙之次子,约明万历六年(1578年)生于河南新野沙堰马坟村,卒于四十五年(1617年),明万历三十八年(1610)中进士,殿试中二甲第51名,以翰林入乡贤,历任户部主事、郎中。博洽文籍,善诗文,著《妙远堂集》40卷,收入《四库全书》,并为县撰《重修马渡堰石闸碑记》。

万历四十五年(1617 年),马之骏三十岁,在这一年里,遭到贬谪,降为广德州同知。八年以后,也就是天启四年(1624 年)马之骏再次去宣城履新,路上路子桐川(今广德市),留桐七旬日,登横山,作《横山记》;登祠山,记《祠山记》,祠山,“山在桐川郭西,孤峰无蒂,半崖被藤竹,茏葱纠结,目往神赴,使人意深。”“留桐凡七旬日,记此山可十余,至亦旅交之 深者。”

【参考资料】

1、李苏娟《马之骏研讨》(2013年)

2、明·郑功臣《媚幽阁文娱》

3、明马之骏《妙远堂全集》

搜集整顿:徐厚冰。

天地有作品,山川是其迹——《横山记》赏识

联系电话: 联系邮箱: 客服QQ: